中华陶瓷大师联盟网
会员登陆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 新浪微博 
当前位置: 主页 > 收藏界 > 讲座论谈 >

评东方网评论员陈云发《陶瓷界乱象缘于"大师"泛滥》一文

时间:2012-11-05 12:18来源:www.china-maacc.com 作者:裘会军 点击:

 近期,一些网站先后转发东方网评论员陈云发撰写的《陶瓷界乱象缘于"大师"泛滥》(http://pinglun.eastday.com/p/20121025/u1a6945995.html一文。细读之后,思及四点:

      1) 好的舆论监督能带来积极的效果

      1982年,《经济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名瓷破碗,奈何霸主移位?》。文章揭露了景德镇的一些厂商冒用金字招牌,以次充好,用破碗充斥其产品,损害消费者利益。

      应该说,该文章反映的问题基本属实。由于当时的很多瓷碗还是用稻草包装的,有些消费者买的时候是好碗,但在用稻草包装的瞬间,被卖主以破碗掉包。有的卖主则是拿次品来充优级品。还有一些则是捆扎不紧,在运输途中震碎或遭冲击而碎,这从拆散的稻草堆里留存的碎片可知。

      当时的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对此事十分重视,多次组织开会宣贯,拟定措施。景德镇市有关部门也采取行动,对不法经营的个体户采取一些措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有效的遏制了以次充好和投机取巧的经营方式。在此意义上,我们说,经济日报的文章起到了很好的舆论监督和警示作用,带来了积极的效果。

      如今新华社发文和东方网评论员陈云发的评论,将景德镇市(夹带着行业协会)推上了风口浪尖。这将会有什么样的后续反应呢?我们拭目以待。

      2)哗众取宠的新闻报道会给企业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

      2010年5月23日中午,中央新闻频道“每周质量报告”栏目,曝光了关于“美的”、“九阳”紫砂煲内胆产品的问题。由此开始,一些媒体上演了一连串的对紫砂煲产品的攻击,并导致社会民众对紫砂煲产品的信任危机,被媒体称作为“紫砂煲”事件。

      后来,经“中国家电协会”、“中国陶瓷工业协会”联合发布鉴定结果,称紫砂是稳定的物质,紫砂煲是无毒无害、是安全卫生的。上海市出版发行的《新闻晨报》(2010年6月23日,“中国关注专栏”)第A19版面刊登题为《中国家电协会、中国陶瓷协会联合为紫砂煲正名,九阳等产品抽检合格----非宜兴紫砂也可制造合格紫砂煲》的文章。

      尽管如此,社会民众并没有看到或听到央视的更正或相关说明,被媒体“煲”出来的“紫砂煲”事件最后就不了了之,而生产企业则无端蒙受了沉重的打击,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3)陈云发的本意可能是“恨铁不成钢”,但其对陶瓷工业这个圈子的情况可能不熟。 

      3.1)陈云发写道:据说现今在世界市场,中国的瓷器无论是品种质量、精致度、多用途、产量等方面已不占优势,法国、意大利等国的瓷器外观精美、款式出新、品种繁多,已对中国的瓷器业构成了挑战。我们呢?这些年除了“大师”产得多之外,其他方面的进步却不及人家快,这样,瓷都的“大师瓷”走向地摊也就是非常必然的事。 

      笔者的看法如下:

      意大利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兴建了一家新的盘碟类瓷器厂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兴建日用瓷器厂。其主要原因是因为日用陶瓷是劳动密集型行业,意大利的劳动力成本太高且本国对日用瓷器的消费量大幅萎缩。尽管意大利行业协会曾提出一系列措施,包括:降低劳动力成本、对原料配方作调整、对能源采购进行协调和联营、减轻厂商税负、采取反倾销措施、提高日用瓷进口关税、扩大对意大利产品促销的宣传、鼓励并刺激新产品研究和开发、对意大利艺术陶瓷和传统陶瓷设定质量等级标示等等,但仍然无力挽回其江河日下的趋势。

      根据基地在布鲁塞尔的欧洲陶瓷行业联合会的统计,2002年上半年,仅欧洲6个国家从中国进口日用陶瓷达1.75亿欧元。其中法国占1626万欧元、德国占4771万欧元、意大利占3684万欧元、西班牙占882万欧元、荷兰占2052万欧元、英国占2742万欧元。

      而意大利在2002年全年日用瓷的产值是9400万欧元,出口是3500万欧元,进口是7200万欧元(请参阅《陶瓷世界评论》(英文版)2003年1-2月合刊第70页)。从2002年迄今,中国的日用瓷、建筑瓷、卫生瓷产量占有绝对优势,雄踞榜首。至于品种和质量,现也基本上可以和欧洲产品抗衡。只是在售价方面,确实不如意大利。但是在最近10年已经崛起并已在多方面取得领先的中国陶瓷面前,法国和意大利绝对不是中国的致命对手。陶瓷作为意大利和法国的夕阳工业,日落西山,将无力和中国抗衡。反而倒是要提防墨西哥、巴西、印度、越南等国家对中国构成的挑战。

      请注意三点:

      a) 笔者将上述六个国家日用瓷进口总额相加后仅为1.58亿欧元,但英文原文是1.75亿欧元。请参阅《陶瓷世界评论》(英文版)2003年1-2月合刊第76页。笔者之所以选取该期杂志来进行对比,是因为自该期杂志之后,行业内的尹虹博士几乎每年都要翻译此类资料并在其论文或博客、或著作中有所述及,故此从略。

      b) 至于中国和意大利建筑陶瓷及卫生陶瓷的产量、进出口数据对比等,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出版的杂志以及尹虹博士在他的著作《人间瓷话》(中国建材工业出版社出版,2011年11月第1版,书号:ISBN 978-7-5160-0046-5)已有详述,在此不再复述。而法国的制造业(包括陶瓷工业)更不值一提。

      c)该联合会将坯体含优质高岭土成分且烧成温度在1400度定为瓷器,将原料质量较差的坯体且烧成温度在1200度以下定位陶器。有关“陶”和“瓷”的区别,笔者在另一篇文章《先说陶瓷》有所述及,在此从略。

      至于陈云发写道:瓷都的“大师瓷”走向地摊也就是非常必然的事。

      首先,这是些什么样的大师瓷?打着什么旗号?是国家级、省级、还是市级?国家治理“酒驾”已初见成效。若将治理“酒驾”的决心和措施落实到清查“大师瓷”,虽然相对困难些,但肯定是可以作为的。

      其次,是真的还是假的大师瓷?在国家行政部门没有介入的情况下,以我们这些人所具有的专业水准来辨别真假大师作品应该不是很困难。但对于外行人,对于某些媒体记者,辨别真假绝非易事。如同在上海工作的外地人,凡听江浙一带的人说话,都当做是上海话了。

      然后,尽管江西省是南昌“八一”起义的所在地,其为国家提供宝贵的战略资源铜、铝、钨等,以及国之利器---两弹一星的稀土资源,但江西省的平均工资在国内处于最低水平。当年在陶瓷学院教大学英语和专业英语的老师王振兴是60年代大学本科毕业,后来转至企业工作。因他出生于上海,故退休后回上海定居。但他如今每月1500元退休工资还不如上海里弄生产组阿姨。不排除在这一类人当中,有的为生计所迫,走“秦琼卖马”之路。“饱人不知饿人饥”,养尊处优的人很难体会到其间的艰辛。

      还有,即便是地摊瓷,也不能排除其中含有少量精华作品。上海知青王伟明,是当代继邓希平之后在景德镇搞颜色釉的第二号人物。因景德镇市国企改革,迫于生计,其本人携作品也曾进入地摊(当初买其作品者,现在的升值太可观了)。上海的陈至立也曾多次光顾过上海市方浜中路的地摊及“藏宝楼”四楼地摊觅宝。在上世纪末,每逢周六或周日的凌晨,天还没亮,有些地摊上的单件买卖(包括瓷器和玉器等)逾万元,也不是稀奇事,可见地摊货并非一钱不值。赵忠祥、王刚、马未都一类名人,光顾地摊也是常有的事。

      最后,尽管历年来景德镇市人民政府采取了措施,包括10多年前就拆掉了原市第一建筑公司,在其址上兴建了“金昌利陶瓷大楼”,从而取缔了其附近“瓷器街”上所有的地摊。尽管工商管理部门也时常采取行动,取缔无证、无照的地摊经营,但是,犹如国内目前依然存在的食品卫生和医药安全问题一样,犹如“假酒”、“假烟”、“假药”、“假文凭”、“假名表”、“假古董”、“假皮鞋”、“假手机”等依然盛行一样,只要有利可图,只要还有市场,只要就业问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地摊问题和“伪大师作品”等问题就不可能销声匿迹。时至今日,在大都市上海同样仍有无证、无照的地摊经营,屡禁不止。在上海市方浜中路“藏宝楼”四楼,还依然有合法的周末、周日地摊经营。而合法的前提就是:你可以无证无照经营,你可以一笔生意也没做成,但你必须先缴纳税款,同时你必须承认你卖出的东西既不是文物,也不是古董。从市场自我调节的功能来看,从“盛世收藏,乱世黄金”的角度来看,如果景德镇地摊经营所谓的“大师作品”生意能经久不息,恐怕就不是一个简单的“烂”字或“利”字所能概括的,更不是所谓的“大师瓷”走向地摊也就是非常必然的事了!

      3.2) 陈云发写道:据说,仅2012年参加申报第六届江西省工艺美术大师的人员就达160人,从这些“准大师”人员的自信中,可见工艺美术大师职称的颁授之滥,看来,这个领域的“大师”,比围棋界的“大师”更加下三滥。

      笔者的看法如下:

      工艺美术是造型艺术之一。工艺美术品是以美术的技巧制成的各种与实用相结合并有欣赏价值的工艺品。工艺美术品的类别按工艺手段可分为:陶瓷工艺、金属工艺、玻璃工艺、编结工艺、绣织工艺、雕刻工艺、搪瓷工艺、漆器工艺等。

      由原轻工业部在1979年評选出第一届33人,当時被称为“中国工艺美术家”,其中陶瓷类3人:王锡良、杨厚兴、刘传。

      第二届(1988年)63人,其中陶瓷类7人:秦锡麟、庄稼、陈钟鸣、张松茂、赵国垣、刘富安、顾景舟。此届始,改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第三届(1993年)64人,其中陶瓷类17人:王恩怀、王隆夫、吕尧臣、李进、汪寅仙、唐自强、徐秀棠、陈贻谟、梅文鼎、许兴泰、曾良、冯乃藻、廖洪标、蒋蓉、邓文科、刘泽棉、关宝琮。

       第四届(1997年)45人,其中陶瓷类11人:李人帡、徐朝兴、徐汉棠、徐庆庚、张育贤、黄松坚、嵇锡贵、熊刚如、刘远长、戴荣华、谭泉海。

      在評选了四届之后,因当時的主办部门原轻工业部撤并而停止評选了10年。

      第五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評选推荐由国家发改委会同国家民委、监察部、民政部、财政部、人事部、国土资源部、文化部和国资委联合成立評审小組。首先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計划单列市和新疆生产建設兵团主管部门对本地区申报者进行审核和择优推荐,经140名专家评审选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161位,其中陶瓷类计35人。254位落选者获得全国优秀工艺美术创作奖。

      2012年9月28日,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审工作办公室公示了“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审结果”:78人榜上有名。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选由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和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共同主办,2002年第一届共评出35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第二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选活动于2010年11月5日-9日在湖南醴陵举行,此届有93人荣膺“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

      2010年9月,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向全行业发出了关于选拔评选“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通知。经专家评审委员会的初评、培训、复评、终评和公示,64人被确认为首批“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该评选活动计划每4年进行一次。

      至此,新中国成立以来,陶瓷行业带国字号的大师形成三类,即: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对围棋,笔者只知“金边、银角、烂肚皮”,故不敢妄自判断“工艺美术”这个领域的“大师”是否比围棋界的“大师”更加下三滥?

      凡在中国搞陶瓷的人,不可能不知晓尹虹博士。而尹虹博士在2009年5月29日的《陶城报》“尹博士专栏”内发表题为《浅说景德镇陶瓷与佛山陶瓷》的文章,建议陈云发先生拨冗阅之。

      景德镇是千年瓷都,有原国家轻工业部陶瓷研究所,现有:江西省陶瓷研究所和景德镇市陶瓷研究所,东南亚惟一的陶瓷专业高等学府---景德镇陶瓷学院,国内惟一具有国家甲级(陶瓷)设计资质单位的景德镇陶瓷工业设计研究院,国内惟一的行政编制单位:景德镇市瓷局(正处级)。景德镇陶瓷从业人员达几万人。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士。在江西省,160人申报省级工艺美术大师应能接受。这是因为:申报是有条件的,不是谁都可以申报;申报不等于批准,160名申报人员中,肯定有相当一批人将被刷下来;除了景德镇,江西还有高安等产瓷区;除了陶瓷专业之外,还有工艺美术的其他专业人员申报;首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家族中,其子王采、王璜、其女王秋霞、王小风、侄女王小英(笔名王晓英)、长孙王敏、长孙媳吴成婧、长孙女王燕、外孙付建文、侄孙女王静,均有省工艺美术大师或工艺美术师职称;张松茂和其爱妻徐亚风均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其子张晓东、张晓杰均为工艺美术师。在景德镇市,类似这样的家庭不胜枚举。在这方面,江西省确实藏龙卧虎,人才济济!如同王勃的《登滕王阁序》,至今首屈一指,无人可敌。 

      反观上海,找得出几个这样的家庭吗?同样的原因,找得出几个上海户籍的选矿工程师吗?这是因为上海没有矿山,没有这个专业。而原上海市的“上海瓷器厂”(原厂址靠近吴淞)和“纺织瓷件厂”等与陶瓷相关的企业,早已“关、停、并、转”,不复存在。因此,上海如果有160人申报,那才真的是绌绌怪事!尽管如此,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陶瓷研究所副所长、教授柯和根;上海复旦大学硕士毕业生蒋国兴;上海市人才进修学院院长王绪远这三人代表上海市,在2011年也荣获“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称号。

      3.3)陈云发写道:所以景德镇瓷器,关键在于精心选瓷土、精心烧制这两条。而瓷业向现代产业的发展,则应朝多用途、多品种方向拓展,这就需要有现代科技含量,中国当代陶瓷业的与国外陶瓷业的差距就在这里,不客气地说,中国陶瓷业还停留在工艺美术阶段,尚未进入高端科技领域,尤其是应用上,中国基本尚限于生活用陶瓷、收藏用艺术陶瓷,

      笔者的看法如下:

做好景德镇瓷器的关键,绝不是精心选瓷土、精心烧制这两条,而是一个系统工程。它至少事关八个M,即:Material(包括坯料、釉料、色料、辅料、燃料等), Machinery(包括机电设备、分析和检测设备等), Management(包括工艺管理、设备管理、技术管理、现场管理、人财物管理等), Market(包括国内市场和国外市场行情等),Men(包括各类人员的综合素质等),Money(包括财力资本和信贷政策等), Mechanism(包括用人机制、企业间竞争机制等),Methods(包括开发新品方法、销售方法等)。

      陶瓷是材料科学中的三大领域之一。随着上世纪60年代电子工业的发展,继而随着机械、医疗卫生、能源、航空航天等行业的推进,中国的陶瓷已经与金属和高分子材料分庭抗礼,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中国的陶瓷在航空航天等领域的应用,有些比西方国家还要领先。

      至于收藏用艺术陶瓷,世界超级大国---美国的建国时间太短,根本无法与中国景德镇的元青花瓷《萧何月下追韩信》(单件拍卖价6.5亿元人民币)等作品相比。

      当年,在国家外汇紧缺的情况下,景德镇市和其他产瓷区的出口瓷为国家换取了宝贵的外汇。今天,中国国力大增。与此同时,由中华陶瓷大师联盟组织参展,由景德镇陶瓷学院协办,由国欣(上海)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承办、由上海精涛文化会展有限公司特别支持的“2012年第18届法国国际文化遗产展览会”将于2012年11月8--11日在法国巴黎卢浮宫卡鲁赛尔厅举行。中国有35位作者(包括中国教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省级工艺美术师、、台湾陶艺家等)的64件作品参展。其中景德镇市作者21人、参展作品37件;台湾2件;上海5件;河南4件;北京1件;云南2件;江苏2件;陕西2件;深圳2件;浙江2件;辽宁2件;湖南2件。继去年11月的第17届法国国际文化遗产展览会之后,这是中华陶瓷大师的作品第二次闪亮登场法国卢浮宫,势必再次刮起“中国陶瓷外交”的旋风,震撼西方人的心灵。

      4)“陶瓷界乱象缘于´大师´泛滥”只能是陈云发的“一家之言”

      笔者的看法如下:

      和医务界、教育界、文艺界等领域一样,陶瓷界乱象的原因很多,包括政治、经济、科技、地域、学术、城市管理等因素。如果将乱象根源归结于“大师”泛滥,只能是陈云发的“一家之言”。至于“大师评选”是否歇菜,恐怕就不是一、二家媒体所能决定的。 

      最后,我要引用老同学尹虹博士(他现在可以当我的老师)在其著作《人间瓷话》第41页的一段话作为本文的结尾:“我们看陶瓷,我们的专业媒体看陶瓷,我的观点是:要勇于发表自己的观点看法,应讲究客观全面(不易做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度,自己的局限,尽量吧),不要太过偏颇;对于存在的现象承认其一定的合理性(不可能是绝对的合理,相对合理一定是有的);对行业的不完善之处,批评指责之时急需善意中肯之态度,改良建设性的建议更易被广泛接受”。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