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陶瓷大师联盟网
会员登陆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 新浪微博 
当前位置: 主页 > 大师风采 > 风云人物 >

中国的“毕加索”世界的“周国桢”——解析现代陶艺泰斗周国桢教

时间:2016-03-10 11:09来源:www.china-maacc.com 作者:马莎 点击:
2012年,可谓神奇的一年。在这一年中,莫言带着从中国土地上生长出来的文学,赢得了第一个中国文学的诺贝尔。世界关注的12月21日这一天,变成了普通不过的一天,太阳依然从东方升起西方落下,各个星球之间依然的和平相处着。末日没有降临,却换来了每个人的
 

      2012年,可谓神奇的一年。在这一年中,莫言带着从中国土地上生长出来的文学,赢得了第一个中国文学的“诺贝尔”。世界关注的12月21日这一天,变成了普通不过的一天,太阳依然从东方升起西方落下,各个星球之间依然的和平相处着。末日没有降临,却换来了每个人的思考,对人生的思考、对生命的思考、对金钱的思考,对幸福的思考,对精神灵魂的思考,对艺术哲学的思考等等,如果不是世界末日,能有这么多终极的思考的人,应该不会吧!有一个人,他一直在追寻着那些终极思考背后的精神,把这种精神通过陶艺的手段记录下来,用可视的陶艺作品去激发观者们潜在的审美品位与心灵智慧。他用最天然纯朴陶泥,融合几千年的中华陶瓷工艺精华,天才的艺术思想,创造出不朽的世界艺术珍品。这个人就是周国桢教授,被中国艺术界誉为“现代陶艺泰斗”,被Baever Egger先生评价为中国的“毕加索”,世界的“周国桢”。

      一个站在艺术顶峰的艺术家,一个用八十载的经历与故事塑造着艺术品的艺术家,他在想点什么?他在思考什么?他在烦恼什么?他在担忧什么?从一个仰望者的视角,对这位老先生充满的好奇,好奇他对文化的解读,好奇他对艺术的见地,更好奇他艺术思想的构架,短短时间要破解诸多的疑问,恐怕比达芬奇密码,比埃及金字塔解读的难度系数还要大。让笔者试着做一次“中国的福尔摩斯”吧,去竭尽全力的剖析这位“中国的毕加索”……

     

周国桢教授艺术简介:

      周国桢,1931年生于湖南省安仁县一农村茅坑旁。儿童时期积极接受农家民间艺术。1948年从鸡窝里飞出来,入长沙华中高艺、1950年入苏州美专、1951年入中央美院雕塑系,毕业后已宣布留校,但却要求到基层去,到民间去,1954年8月来到景德镇部管陶瓷研究所,1966年3月调景德镇陶瓷学院任教至今。首届(1988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委、第2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委、首届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评委、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教授。1992年荣获国务院特殊津贴。他是我国当代著名陶艺家,画家,又是陶艺教育家,也是让一向陈列在室内的陶艺雕塑走向大环境的首创者,被中外誉为“中国当代陶艺发展的一面旗帜”、“现代陶艺创作先锋”、“中国的毕加索”、 “中国现代陶艺第一代领军人物”、“动物陶塑大家” 和“陶艺泰斗”。

      编者的思虑:

      当看到周国桢教授叙述自己艺术简历的措辞时,引起了笔者一阵狂笑,这老先生真是幽默!现代人都在想着怎么把自己伪装的完美,甚至没有一点破绽;周国桢教授却把自己生在茅坑旁,这种看起来不上台面的事情以平淡的口气叙述着,有必要专门提起此事吗?显然是必要的!第一,俗话说英雄不问出处,这是正视自我的一种态度。第二,一出生,就吸取了大地、泥土之精华,与泥土缔造了不解之缘,显然他就是为泥土而生的。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  需要钻研

      眼下一波波的出国潮,出国留学、出国定居等等,不能不思考其背后的真正原因,是为开阔眼界、享受生活还是盲目崇拜西方?中国文化经过了五千年的沉淀与淘洗,凝聚成一种无形的精神力量,通过一种“基因”渗透在每一个中国人的细胞。然而这种潜在的存在方式,让不少人认为中国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与西方高端的科技相抗衡,强烈的自卑感开始蔓延,对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自卑,更对自己的国家没有先进的技术与科学而自卑。也许真如某些人讲的那样,中国的科技暂时是不如西方国家强大,但具有五千年根基的中国文化思想比国外差吗?

      文化是艺术衍生的土壤,不同成分的土壤就会生长出不同的艺术之果。对于中国与西方在艺术上的造诣问题上,周国桢先生举了两个列子:西方社会,13世纪兴起了文艺复兴,从神权中走出来,走向了人权,对人权的完全尊重,致使艺术家们开始对“人”进行全面的剖析,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对人物、风景与自然环境绘画逼于照片的拍摄效果,没有任何的夸张,没有任何的变形,拜倒在自然面前,走上了写实主义的道路。直到18世纪,从中国艺术中吸取“营养”,受到启发,西方的艺术开始发生变化,各种各样的画派产生。艺术如果没有简约与夸张,称不上艺术。西方在艺术上,容易走极端,似或者不似。中国文化思想中,奉行中庸之道,在中国艺术上追寻一种“似与不似之间”精神境界。“似”是媚俗。“不似”是虚假。“似”与“不似”之间可进可退,意蕴高远。从哲学上来讲,就是一种对立统一的关系。音乐利用七个音节之间的对立关系产生感情,高兴的、哀伤的、平静的、兴奋的,接着就产生了艺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张大千带着自己作品《飞天》与齐白石的作品去拜访毕加索,毕加索看完之后,感叹道,“西方没有艺术,真正的艺术在中国”。中国艺术家用中国文化思想剔除现实原型的糟粕,留下了“似与不似之间”的精华。中国国画的创作思想为,“下笔无悔,一笔成型,意到笔不到,似与不似之间。”在中国的艺术造诣上,中国的艺术里面包含的不仅仅是画面、材质、技法、色彩、意蕴,更多了一层哲学思想。

      对于那些盲目崇洋媚外的艺术家们,周国桢教授气愤地说,“中国怎么会没有好的艺术?怎么没有?在科学技术是不如人家,但是在文化上不一定是不如人家的。在两汉时,中国的艺术已经达到了顶峰,陶塑《说书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汉代艺术家们已经开始意识到艺术品神韵的重要性,其突出地表现对神韵的追求上,艺术家对神韵的理解与追求是在写实的基础上刻划精神,以形似求神似,这一创作理念在说唱俑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艺术家截取说唱艺术最精彩的说唱举动,利用形体夸张及人物面部表情变化来突出艺术形象,看似头大身小,躯体粗短,身材比例失调,但恰恰如此,其丰富的说唱内容醉人的表演形式,及演艺者的自然流露刻划的惟妙惟肖,恰到好处。这么精湛的艺术品,怎么没有人去领会其中的内涵呢?还一味的说外国的好,这是中国人的自卑感的驱使。不剔除这种自卑感,中国的艺术如何才能进步?”

     有些人慢慢地开始意识到中国文化思想的博大精深,奥妙无穷,进而掀起了一阵“国学风”,急功近利,往往把事情的发展推到一种“矫揉造作”的境地。中国文化的深厚需要每一个中国人去正视,但是要循序渐进的去研究。

     谈到中国陶瓷艺术的未来时,周国桢教授的弟子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蒋立平先生,脸上印满了惆怅,“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先生,是解放前继承传统的陶瓷技艺的终结者。周国桢教授是新中国成立现代陶艺最新颖的一个奠基人。一个是继承传统经典的,一个是学院派开疆性的,发展谁来做?”

      笔者也有同样的疑问,我们拥有这么悠久的文化,陶瓷艺术的今后发展谁来做呢?到底有没有人能担当得起这个发展的重任呢?艺术是超前的,不一定会被当代人所理解。怎样转变“现在市场上越庸俗的东西,反而市场越大”这个残忍的现实呢? 

 

毕加索的“三次变法”与“我”的“五次变法”

      毕加索似乎与周国桢教授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虽然生活在一个时代,他们没有见过面,没有一起聊过天、喝过茶,一个生活在西方世界,一个生活在东方世界。同样的是在中西方的艺术世界中,声望很高,拥有着不少铁杆粉丝。

      周国桢教授的作品轰动了国内外艺术界,Baever Egger先生 评价周国帧教授的作品,“参观完您的作品,我被深深地震撼了,特别是当我看到那栩栩如生的动物表情,并且理解它们背后的含义之后,我仿佛看到了中国的毕加索,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这样“周国桢”与“毕加索”有了一条无形的绳索,牵连着……当笔者问到周国桢教授本人,您是接受别人对您这样的评价,还是不接受?周国桢教授这样说道,“我本人对毕加索有些质疑的态度,毕加索的作品和传记我都研究过,毕加索是一个什么样人呢?他出生在西班牙,老婆与情人一共7、8个,一个上吊了、一个自杀、一个带着孩子走了、还有一个整天被他暴力对待,这是他对待女人的态度。但值得肯定的是他三次变法,什么叫三次变法?一个艺术家形成一种风格,他要反过来形成一种更高层次的风格。总的来说,三次变法形成其艺术创作的三个时期,他的第一次变法,形成了“蓝色时期”,第二个时期是“粉红色时期”,第三个时期的是“立体派时期”。蓝色时期,代表一种消极、低沉的情感,显然这个时期的毕加索处于人生的低潮期,他所有的绘画都是蓝色调的。后来毕加索离开了西班牙那个伤心地到了巴黎,巴黎的浪漫、开放,让他开始不知疲倦的周旋于妻子与众多情人之间,其中不乏“爱”的温暖与滋润,他的艺术受周围女人的感染与带动,进入了粉红色时期。而后,由于情感的纠结与背叛,他开始痛恨女人,把女人的身体肢解错乱的放在各个位置,这种表现形式的用意有很大的思考空间,形成了毕加索最为代表性的立体派。简单的来说这就是毕加索,毕加索是很伟大,但我们不应该把他抬的很高,把中国人塑造的太矮了,毕加索的基本创作思想来自于女人,而我的艺术作品是在诠释思想在诠释一个时代,我的作品不只是在形式上的变法,我的艺术思想更是来自中国的文化哲学。”

      如果毕加索艺术创作是三次变法,那么周国桢教授的现代陶艺作品就是五次变法,分别为“朦胧时期”、“唯美时期”、“古风时期”、“新表现时期”、“陶艺走向室外的时期”。很少有艺术家界定自己艺术生涯界定的如此明确清晰,让我们深刻地感受到艺术家真有在认真的享受自己的艺术生命、幻化自己的艺术语言,甚至包括其中的标点符号。

      “朦胧时期”是周国桢教授在20世纪50年代创作的作品。笔者擅自把这个时期命名为“寻找自我”的时期。作品有《迎春》、《公社好阿姨》、《红绸舞盘》、《东山在望》等。这个时期的作品表现的是写实、率直和淳朴、童趣和直感。从这个时期作品产生的时代背景分析,刚刚经历了长期的战争,表现了人民对简单、和平生活的美好期待。从艺术家本身来说,二十多岁,还没有丰富的人生经历,他的创作思想直接来源于现实的生活场景,用质朴的雕塑手法表现单纯的愿望。对于未来,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朦胧、似清晰似模糊。

《迎春》

      “唯美时期”是20世纪60年代周国桢教授开始对造型语言、形式的完美和华丽的釉色表层效果着意追求的产物。作品更多体现神、形、理和趣的意味,如《独立》、《西班牙舞》、《母子羊》、《坐山豹》 等。到了三十而立的年纪,慢慢从流于现实生活的表面深入事物的背后内涵,这个时期的作品多了一层艺术性与哲理。《西班牙舞》洋溢着青春的气息,时尚的衣着、曼妙的舞姿、陶醉的深情、瑰丽的釉色,试图打破沉闷的生活状态与严谨的政治制度,褪下不得已的伪装,投射一种阳光、自由、美丽的选择。艺术家努力地挣脱来自各方面的束缚,为了一颗自由之心。

《独立》

      经过一个华丽的张扬时期,势必会有一种回归的心灵期盼,找寻最初的简单、幸福,达到精神上的阶段性满足感。周国桢教授的艺术作品创作20世纪80年代后进入“古风时期”,他开始把自己的艺术视野转向遥远的西北文化,立足本土意识,塑造了一个充满人性而质朴的动物世界。代表作品如《雪豹》、《黑叶猴》、《波斯猫》、《叶落归根》、《黄河》。用一种意象形式、质朴的釉色、裸露的泥土本色,诠释着西北的豪迈情怀。

《雪豹》

      1985年之后的“新表现时期”,在周国桢教授的艺术生涯中,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艺术表现阶段。这一时期的作品更多地强调艺术家自我精神的外化。泥条盘筑和泥板成型的运用使他的作品面貌有了根本性改观。代表作品如《角马》、《老绵羊》、《双角犀牛》、《羚羊》、《犹猪》、《有喜啦》、《静观》等。让观者不能直接从艺术品的视觉语言上摄取艺术家的创作思想,需要观者结合自己经历与知识架构来剖析作品,亲自参与艺术品衍生的艺术效果,进而开始艺术思想的探索之旅。《静观》引发了笔者很多思绪,在表面上我们作为观者在洞彻蕴含在猫头鹰其中的奥秘,实则是猫头鹰用它异常敏锐、犀利的眼神在剖析着观者内心的最深处,几秒钟的对视之后,笔者内心有一种莫名的畏惧之感,害怕潜藏在内心的秘密被猫头鹰的眼睛看透,《静观》的魅力在于平静的猫头鹰,用眼神挑起了与观者之间的心理战争。有人这样评价周国桢教授的《静观》,“周国桢所作猫头鹰,皆犀目透凛,赫赫炯炯,威容英武,全神警觉,杳若洞察万类、审视一切,真难测其究也。斯物以土料信手捏成,通体裂纹滋蔓,大巧尤拙,大真至朴,去尽浮华,清冲涵硕,遂能臻得迹外之高妙。周身不显莹洁,亦非皓白澄澈,然其拙朴之性,甚予人返璞归真之感。”笔者对此评价略有同感,“静观”二字极为恰当揭示猫头鹰的天性与艺术家融入艺术品的思想,“静”代表了安静的等待,低调的行事。“观”旁观即将发生的一切,一切又在视线的范围之内,掌握之中。“静观”二字的意蕴真是妙哉!

《静观》

      艺术到达一定境界之时,已不再单纯的是艺术家自己的“艺术”,收藏家的“藏品”。不再是“独乐乐”,而是追求“众乐乐”精神思想,周国桢教授开始了他“众乐乐”的艺术创作时期——“陶艺走向室外时期”。2009年湖南安仁县政府出资1,500万和15亩地来打造周国桢陶艺馆及陶艺广场,尤为突出的是“国桢陶艺广场”喷水池周边,那造型各异、生动逼真的陶艺“十二生肖”,是年近八旬的周国桢教授在材质、成型、烧成工艺上的新突破。这组最高3.5米,最小1.2米的陶瓷艺术雕塑,开启了大型陶瓷雕塑创作的新起点,也把艺术带入了寻常百姓的视野中。

      当笔者问到是否有第六次变法,周国桢教授说,“这要先问问我的身体,但是我还是有变法的冲动的,也许下一个时期就是‘这个世界都乱了’,男的变成女的,女的变成男的,一个苗条的女子拉着一个大着肚子的男人等等一系列怪异的问题。”

      毕加索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周国桢的时代才刚刚开始,数字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艺术家们不断地挑战自己的思想极限,挖掘观者们潜在的精神品位。如果每一个中国人都有高尚的审美情趣,那么中国才会真正的成为一个超级大国,所向披靡。

 

 收藏家的收藏目的  应重新界定

      收藏家与艺术家之间关系很复杂,不是简单的三言两语能诠释的清楚的。简单来说,艺术家凭借智慧与创造力,缔造一个从无到有的艺术品,开启了收藏家收藏的可能性。收藏家通过各种手段,让他手中的艺术品变得更有价值,这个“价值”包括直接的货币价值,更高层次的就是精神价值的传递,传递艺术家最初融入作品中的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真正能做到高层次收藏境界的收藏家有几许人也呢?

      就收藏艺术品来说,笔者向周国桢教授提出这样问题,“站在大师的角度,您觉得藏家应该收藏什么样的艺术品?”

      周国桢教授对这个问题十分的敏感,从他的表情和急促的话语中,不难看出,这位现代陶艺的泰斗,他很迫切想解读这个严峻的问题。“首先,我想了解的是收藏家的目的是什么?是升值又升值?其中应该大部分的人是为了升值。当然收藏艺术品的目的,为了升值是一方面。就像你们说的,把收藏艺术品看做是投资,投资是必要,也不能说是错误的!但是不能仅仅是投资,我本人认为收藏应该有更高的境界,那就是丰富人们的精神生活,提高你的审美观。真正的收藏家,不是贩买贩卖,如果真的欣赏一件艺术品,而是会收藏一辈子的!这是真正的精神生活。由于我确实爱它,因为它在我的家里,对我的精神是一种鼓励,是一个精神的满足。高档的收藏家是不会为了买更高的价钱转手的。我如果真的喜欢它,我会传给我的后代,我要我的后代也有高度的审美观。到底哪个意义大啊?如果你一直宣传什么升值升值,这是不对的。艺术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丰富与满足大家的精神生活,提高人们的修养!是一种精神的安慰!有些人收藏了一些艺术品,很喜欢!工作忙了一天,累了一天,回到家里,一看到它们,所有烦恼都消除,这个就叫精神生活!一种精神享受,提高了你的精神品位!这个是不能不提的!还有些人,从国外把流失的中国古董收藏回来,捐给国家,这是一种什么境界?这是一种精神,一种爱国精神!”

       回忆曾经的经历,周国桢教授说道:“我曾经与一个香港的收藏家聊过这个问题,我问他‘你为什么会收藏中国的(艺术品)东西?’那位藏家说,‘过去中国穷,艺术品很便宜的卖给了外国人,后来是被八国联军抢去的。历史不能改变了,那现在的好东西为什么要被外国人买走呢,中国人为什么不可以自己收藏?’后来我就写了一篇文章《一个收藏家的情怀》,这种收藏家非常高尚!总之,卖钱不是为了唯一的目的。”

      关于一件好的艺术品应该具有什么样特征?周国桢教授是这样阐述的,“一件好的艺术品,必须具备艺术性、思想性与观赏性。工匠做的东西是艺术品吗?不是,它只是功夫的堆积,谈不上艺术性。一个作品有没有思想、有没有灵魂、有没有内涵,是衡量一个作品的第二个标准。观赏性也是很重要的,如果把作品都做的很丑陋,没有观赏性也是不行的,总之,一定要有美感。” 

      “对于现在流行的一些审丑的现象,我们不会质疑它有很多追随者,它是一种时代高度混乱的产物,那毕竟是少数,不属于真正艺术的范畴,只是盲目的跟随西方,产生的一种畸形的意识形态。”

      有好多收藏家肯定有疑问,周国桢教授是不是大师啊?到底是个什么级别的艺术家呢?事实上纯正的艺术家是没有什么所谓的等级之分的。周国桢教授不是大师,是高校的教授,是一个与泥土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艺术家,典型的学院派,学院派相对于工艺大师更加注重创造、注重现实,从自然生活中直接获取艺术的养分。工艺大师更多的是产生于一种师傅带徒弟的方式,是一种重临摹,重继承传统,是一种守旧的局面。笔者不能完全的定义孰是孰非、孰好孰坏,只是在描述一个现状。不是大师的周国桢教授却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评委,其中缘由不言而喻。对于各位藏家,不能把目光单纯地放在什么级别的大师身上,这是收藏的误区。也不能把眼光仅仅投射在艺术品的涨幅上,应该探索艺术品所承载的精神价值,给你的精神修养上有何等的帮助,做一个高级的藏家。

 

      结语:从概括、夸张、幽默,有雅拙之美的先期作品跨越到了古朴、沉雄、大巧,有古拙之力的后期作品,周国桢教授用了60多年,经过5次蜕变,塑造了一座陶瓷雕塑的高峰。这种坚韧的艺术创作精神无人能及,被称为“中国的毕加索”,“世界的周国桢”,可谓实至名归!

(撰文 / 马莎)


顶一下
(3)
42.9%
踩一下
(4)
57.1%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问道寻圆——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范有祥之艺术思

    艺术简历: 1947年生于河北唐山,号寻圆,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美...

  • 苏正立

    苏正立 男,1968年出生中国台湾莺歌陶瓷世家。现为中国台湾新北市莺歌立晶窑执行长,中...

  • 中国的“毕加索”世界的“周国桢”——解析现

    2012年,可谓神奇的一年。在这一年中,莫言带着从中国土地上生长出来的文学,赢得了第...

  • 吕品昌

    吕品昌 男,1962年生于江西。1982年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雕塑系,1983年中国美术学院雕...

  • 李遊宇

    男,1954年生,湖南岳阳人。1982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陶瓷美术系,1989年公派赴日...

  • 孟树锋

    男,1955年生,陕西铜川人。980年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现任铜川市陶瓷研究所所长。...